微信二维码

近期为中国客户代理的诉讼案件

• 目前正代表中国四大银行之一处理该行历史上最大的一项诉讼案件。 (纽约南区) 我们目前代表中国四大银行之一(中国十大企业之一)处理该行历史上最大的一项诉讼案件。我们的客户在一项依据《反恐法案》提起的诉讼中被控支付十亿美元。在该行原辩护律师驳回此案的动议被否决后,我们取代了原辩护团队,并着手处理了美国取证程序。我们组建的诉讼团队中包含三十六名中文流利的律师、两名在银行诉讼领域教导并擅长撰文的律师以及前地区检察官、州和联邦法官。
• 代表中国一家领先银行在诉讼中提出的驳回动议获得支持。 (纽约州) 我们代表中国四大银行之一,就一起针对多家中国银行提起的数百万美元的诉讼进行辩护。我们辩称,针对我们客户提起的诉讼应基于诉讼时效理由而予以驳回。(由不同律所代理的)其他中资银行并未提出这一论点。法官同意我们的论点,基于诉讼时效理由驳回了针对我们客户提起的诉讼(但并未基于该理由驳回针对其他银行提起的诉讼案件)。
• 代表中国出口企业取得美国竞争对手的和解。(俄亥俄州、纽约州和纽约南区) 在为中国出口企业代理时,在美国各法院针对美国企业处理了多起违约纠纷。我们击败了美国企业将诉讼移交其当地法院系统的多次尝试。在赢得联邦法院裁定美国企业须支付我们部分诉讼工作的律师费的裁决后,我们为我们的客户获得了有利的七位数和解款项。
• 目前正代表中国公司服装企业处理多起诉讼。 (加州、佐治亚州) 我们目前正代表中国某制造商为一起在加州提起的证券集体诉讼进行辩护。我们同时在佐治亚州代表该企业处理针对其美国顾问提起的违约诉讼。
• 就针对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企业提起的诉讼,获得了驳回诉讼的裁决。 (纽约南区) 在一位前高管美国公民提起的违约就业诉讼中为中国企业辩护。尽管原告主张的合同非常明确,尽管有一位美国原告以及一份要求通过该企业的美国办事处用美元付款的合同,我们仍获得了有利于中国法院体系的驳回此案的裁决。
• 在针对美国合营合作伙伴提起的诉讼中,为中国企业赢得了1800万美元的判决。 (加州联邦法院) 我们在针对美国合营合作伙伴提起的违反合营协议及违反诚信责任的诉讼中,代表上海自动化仪表股份有限公司,赢得了1800万美元的损害赔偿。
• 目前正代表中国四大银行之一在审理法院层面和持续上诉方面获得胜利。 (第二巡回上诉法院) 代表中国最大的银行之一(中国十大企业之一)在审理法院层面获得胜诉。此案涉及我们就试图扣押据称与朝鲜相关的资产事宜而为该行进行的辩护。还有一家银行亦依据完全相同的理论而被控告,但其由另一家律所代理,在审理法院层面败诉。第二巡回上诉法院在这两起案件中审理上诉案件,裁定了不同的结果,我们目前正代表客户处理上诉事宜。
• 目前正代表中国制造商处理专利与商标侵权诉讼。 (伊利诺伊州北区) 我们目前代表中国某制造商处理一起在伊利诺伊州北区提起的专利与商标侵权案件。
• 目前正代表原告中国电视制作公司处理著作权侵权诉讼。 (加州中区) 我们目前正代表北京慈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处理一起针对New Tang Dynasty提起的著作权侵权诉讼。
• 目前正代表中国被告处理有关进入休眠交易的诉讼。 (纽约州) 我们代表China Sure Water及个人被告处理关于进入休眠交易的诉讼。
• 目前正代表中国企业和个人被告处理纽约联邦诉讼。 (纽约南区) 我们代表ZST Digital Networks和个人被告处理一起基于进入休眠交易而提起的纽约联邦法院诉讼。
• 目前正代表中国建筑公司进行诉讼辩护。 (纽约州) 我们代表中国企业Riverside Holding Group Corp.、D&N Management Corp.和一名个人被告处理纽约州的建筑诉讼。
• 代表中国四大银行之一处理多起判决执行和扣押案件。 我们代表中国四大银行之一(中国最大的企业之一)处理多项设计判决执行和扣押的事宜。
• 代表中国企业处理违约诉讼,包括向美国最高法院上诉。 (第九巡回上诉法院;美国最高法院) 我们代表北京光大实业公司处理一起由一家俄勒冈州公司提起的违约诉讼。我们在俄勒冈州联邦法院和第九巡回上诉法院处理过诉讼;我们还代表该公司向美国最高法院移审令状。
• 代表上海一家贸易公司处理在纽约联邦法院提起的商业诉讼。 (纽约南区) 我们一直为一家上海贸易公司上海创侨进出口有限公司处理纽约联邦法院的商业诉讼。
• 代表中国企业处理加州联邦法院诉讼。 (加州中区) 我们代表浙江中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处理加州中区的商业诉讼。
• 代表中国企业处理国际仲裁。 (伦敦金属交易所) 我们正代表原告中国华润总公司处理一起关于交易员未经授权交易的数百万美元的仲裁。
• 代表中国第一大企业处理多起诉讼及监管事宜。 我们成功地代表全球最赚钱公司中国工商银行处理了在美国的多起诉讼及监管事宜。
• 代表中国一家国际化银行进行其有史以来在美国的首次传票响应。 我们成功地代表中国四大银行之一进行了其有史以来在美国的首次传票响应。